大V驾到 | 饲料“禁抗令”落地,无抗之路怎样走?广西大学黄伟坚教授出谋划策

大V驾到 | 饲料“禁抗令”落地,无抗之路怎样走?广西大学黄伟坚教授出谋划策

大V驾到 | 饲料“禁抗令”落地,无抗之路怎样走?广西大学黄伟坚教授出谋划策

2020年8月14日-16日,第5届南农猪业高峰论坛暨第12届畜牧兽医学术年会在南京国际展览中心隆重召开。在此期间,大会主办方携手江苏南农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共同打造了大V驾到》——猪业大V采访栏目以开放、思辨的态度,与猪业大V共同探讨猪业发展。

本次《大V驾到》专访了广西兽医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广西大学动物科学技术学院预防兽医学黄伟坚教授,详细介绍了饲料全面禁抗后养猪业面临的挑战,并对猪场替抗产品的选用提出了全面、系统的建议。

01本期嘉宾

大V驾到 | 饲料“禁抗令”落地,无抗之路怎样走?广西大学黄伟坚教授出谋划策

黄伟坚

教育部高校“双带头人”教师党支部书记,广西兽医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广西动物疫病净化评估专家,广西畜禽屠宰行业专家。

主持和参与国家自然基金、国家农业公益性基金项目、广西生猪创新团队的建设、广西科技厅重大科研专项、广西自然基金项目等20多项研究。对广西主要猪源传染病病原有较广泛的研究,率先在广西对猪伪狂犬病病毒、猪繁殖与呼吸综合症病毒、猪圆环病毒2型、猪乙型脑炎病毒、猪戊型肝炎病毒、猪牛星状病毒、猪胞内劳森菌、猪沙门氏菌等进行研究。

03本期访谈内容

Q1

黄老师您好,我们想向您请教,今年7月1日,饲料全面禁抗成为了行业的里程碑事件,也标志着行业的新的起点。您认为在禁抗背景下,养猪业主要面临着哪些挑战呢?

A1

大V驾到 | 饲料“禁抗令”落地,无抗之路怎样走?广西大学黄伟坚教授出谋划策

首先,我们要理解国家出台禁抗政策的原因,主要是因为我国的养殖业,特别是养猪业,一直以来都是低水平下扩张,猪场所处的环境生物安全做得不够到位,经常需要过量或长期添加抗生素。这样会造成两个问题,一是猪肉的药残可能会超标,二是猪体内细菌可能产生耐药性,这种情况下,一旦这些耐药细菌进入到人体循环就有可能会造成人大量用药却不能治愈疾病,甚至无药可用。

饲料“禁抗令”生效后,暴露了行业存在的一些问题。7月1日之后,新闻报道了很多养殖企业的猪病流行,特别是保育猪腹泻比例大量增加。另外,饲料价格也有所增长,每吨饲料价格涨幅可达到300到500元。除了原料中的玉米涨价之外,为了补充饲料营养,替抗产品的使用也增加了饲料的成本。禁抗之后对我们猪场建设的投入也必须要增加,一方面要加强生物安全管理,切断疫病传入,尤其是非洲猪瘟;另一方面,可以改善猪场环境,抑制细菌增长,这样多方面措施并举才能完成禁抗的目标。

Q2

从营养的角度来看,养殖场怎么实现禁抗甚至无抗?

A2

饲料里不添加抗生素是可行的,但养殖环节不添加抗生素难度是很大的,我们都必须认识到,饲料禁抗和养殖禁抗是两个不同的阶段。从营养的角度来看,要增加一些有利于提高免疫力的成分,包括蛋白质、有益氨基酸、微量元素等。此外,还要添加一些能够抑制细菌生长的天然物质,包括精油、微生态制剂等。最好的选择是理想状态下,既能促进营养吸收,又能抑制细菌生长,比如一些中草药。但现实情况中能否实现,还需要业内的努力。

Q3

您刚才提到的中草药,或是其他的能促进营养吸收又能提高免疫的产品,属于替抗产品对吧?替抗产品除了您刚才提到的中草药,其实还有酸化剂、酶制剂、微生态、植物精油等,您可以谈一谈对这些产品的一些看法吗?您觉得哪一些产品可能在禁抗的大环境下有更好的提升或者突破吗?

A3

这些产品在禁抗的环境下都是可以使用的,且没有任何一个产品可以完全的替代另一个产品。在猪场使用,首先应该考虑成本问题,现在猪价非常高,暂时可以不考虑,但一旦猪价下降了,我们就要考虑这些问题了。现在微生态制剂在欧美是最常见的,也是最常用的,特别是养猪生产中微生态制剂的三种微生态产品——枯草芽孢杆菌、酵母菌和乳酸菌。这一类产品既有酸化能力,又有抑制细菌生长的能力,在国外的应用比较成熟。现在国内最大的问题是,成分一样的产品中,这些微生态制剂的有效活菌数可能千差万别,质量也参差不齐。

实际上,我一直认为我们国家的中草药很有利用的价值。但市面上用于养猪用的中草药,很多都是不合格的,因为含量不足,其含量可能仅达到只有少量的1/10左右。药物的生产采集有一定地域的和季节性,植物提取物也是。中草药未来在我们国家的替抗产品中应该会占很重要的位置,因此一定要有质的提高。

植物精油属于油状物质,不一定是油,它是脂溶性的物质,有一定的抗菌作用。

酸化剂现在应用也很广泛了,特别是在非洲猪瘟防控中。另外,酸化剂有个开食的功能,使得猪的采食量增加,但是长期使用是有问题的。酸化剂过量使用或使用时间过长可能会导致猪只后期生长速度受到影响,还会带来一些其他不利因素。

因此替抗产品一定要根据猪场的具体情况,分阶段、综合性地使用,否则无法达到我们的预期。我们对替抗的产品要有信心,但是必须认识到现阶段它还不能完全代替抗生素。替抗产品是不能一蹴而就的,我们要不断的探索,特别是做替抗产品的公司,要多多改善产品的质量,不断探索这些产品更优的使用方法,例如在猪的哪个生长阶段使用效果最好。

另外,养殖场需要重视细菌耐药性的检测,因为细菌的耐药性是会产生变化的,最好每年做一到两次的检测,更有利于猪场环境改善,才能更好地规划如何减少抗生素使用,或者如何利用适合的替抗产品来抑制细菌的增长。

总之,替抗产品一定要分阶段使用,不能一概而论,迷信某些东西。“禁抗”是我们国家的一个长期目标,不是今天做了明天就能实现的。它和食品安全问题也息息相关,是我们需要不懈努力的一个方向。

——采访记者:牧科传媒 周盼伊

文字整理:牧科传媒 何杭艺

04合影

大V驾到 | 饲料“禁抗令”落地,无抗之路怎样走?广西大学黄伟坚教授出谋划策

特别鸣谢

江苏南农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大V驾到 | 饲料“禁抗令”落地,无抗之路怎样走?广西大学黄伟坚教授出谋划策

媒体支持

大V驾到 | 饲料“禁抗令”落地,无抗之路怎样走?广西大学黄伟坚教授出谋划策

2021年9月9日-12日

南京国际展览中心再相聚!

大V驾到 | 饲料“禁抗令”落地,无抗之路怎样走?广西大学黄伟坚教授出谋划策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