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兽药产业生产能力与产能利用率|国内外兽药产业发展动态研究(十三)

栏目介绍:

本栏目主要基于华中农业大学徐超的课题,并补充结合最新热点、数据对国内外兽药产业发展动态进行研究。分为三十多篇在牧科传媒连载。

导师:黄玲利教授

学习单位:国家兽药残留基准实验室(HZAU),农业农村部兽药残留检测重点实验室,农业农村部畜禽产品质量安全风险评估实验室,华中农业大学动物科技学院-动物医学院

关键词

兽药产业;发展动态;趋势;发展环境;美国;欧盟;日本;中国;养殖业

兽药产业所涉及到的范围主要有兽药的研究开发,兽药的生产,兽药的销售与市场与销售,兽药的使用,兽药的监管共五个部分。对国内外兽药产业的发展现状进行研究能够体现国外兽药产业发展的优势及我国兽药产业短板,能够指导我国兽药产业朝着更加正确、高效的方向发展,促进我国兽药产业又好又快发展。

接下来几期将介绍介绍我国兽药市场情况,从兽药产业总体发展状况、兽药产业发展效率与质量、兽药产业生产能力与产能利用率、兽药产业市场规模与市场结构、兽药产业集中度共五个方面进行剖析。

上期介绍了我国兽药产业发展效率与质量(点击文章标题可跳转至上期),本期介绍第三部分,我国兽药产业生产能力与产能利用率。

3

我国兽药产业生产能力与产能利用率

根据兽药产品类型不同,按生物制品、原料药、化药制剂和中药三个方面进行分析我国2012年~2018年兽药产业生产能力与产能利用率。

产能利用率的公式:产能利用率=实际产能/设计产能*100%

产能利用率的过低,造成人员、生产设备的闲置及成本的浪费;另外,产能利用率亦可评估产能扩充的需求程度,若产能利用率过高,可能表示产能有扩充的必要性,拟定扩充计划,以免受限于固定产能而影响交期。

生物制品产能及产能利用率:如图1所示,2012年~2018年每年的活疫苗生产量均在3000亿羽份/亿头份,除2014年~2015你那出现了400亿羽份/亿头份的下降外,整体呈现上升的趋势,最低为2012年的3445.8亿羽份/亿头份,最高为2017年的5240.78亿羽份/亿头份,2012年~2018年年均增长活疫苗生产量为236.53亿羽份/亿头份。

2012年~2018年每年的灭活疫苗生产量均在550亿毫升之上,整体显示上升的趋势,尤其以2014年~2017年快速上升,年均增长68.92亿毫升;生产能力最低为2012年的生产灭活疫苗553.92亿毫升,最高为2018年的878.13亿毫升,七年平均来看,年均增长46.32亿毫升。

图1 2012 年~2018 年我国兽用疫苗生产能力情况

(A:活疫苗:亿头份/亿羽份 B:灭活疫苗:亿毫升)

Figure 1 Production Capacity of Veterinary Vaccine in China from 2012 to 2018

(A: live vaccine:100 million heads / 100 million feathered parts B: Inactivated vaccine: 100 million milliliters

如图2所示,从产能来看,历年来我国兽用生物制品活疫苗中,历年来产能大小依次为组织毒活疫苗>细胞毒活疫苗>细菌活疫苗。从变化趋势来看,三者都在增长,除组织毒活疫苗的产能增减幅度较大外,细胞毒活疫苗及细菌活疫苗的增长都较为稳定。从极值来看,组织毒活疫苗的产能最小为2012年的2548.92亿羽份/亿头份,最高为2017年的3921.08亿羽份/亿头份;细胞毒活疫苗的最小产能为2013年的676.2亿羽份/亿头份,最大产能为2018年的1233亿羽份/亿头份;细菌活疫苗的最小产能为2012年的137.07亿羽份/亿头份,最大产能为2017年的225.64亿羽份/亿头份。历年来我国兽用生物制品灭活疫苗中,历年来产能大小依次为组织毒灭活疫苗>细胞毒灭活疫苗>细菌灭活疫苗>基因工程灭活苗。从变化趋势来看,四者均在增长,组织毒灭活疫苗于2012年~2014年下降后,2014年~2018年稳步上升,产能最低在2014年为302.06亿毫升,最高在2018年为513.94亿毫升,七年年均增长23.08亿毫升;细胞毒灭活疫苗除了2017年~2018年出现小幅下降外,整体呈现上升增长的趋势,最小产能为2012年的143.1亿毫升,最大产能为2017年的305.09亿毫升,七年年均增长20.21亿毫升;细菌灭活疫苗的变化趋势与细胞毒灭活疫苗类似,最小产能为2012年的38.71亿毫升,最大产能为2017年的84.12亿毫升,七年年均增长5.84亿毫升;基因工程疫苗产能表现为稳步增长,但2017年较2016年减少了1/3的产能,而后2018年的产能又超过了2016年的产能,总体可见,基因工程灭活苗七年年均增长1.45亿毫升。

我国兽药产业生产能力与产能利用率|国内外兽药产业发展动态研究(十三)

图2 不同产品产能(亿羽份/亿头份)

Figure 2 Production capacity of different products (100 million parts / 100 million pieces)

如图3所示,从产能效率变化来看,产能效率大小依次为组织毒活疫苗产能效率>细胞毒活疫苗产能效率>细菌活疫苗产能效率。从变化趋势来看,三者的产能效率均存在小幅下降。从极值来看,组织毒活疫苗的产能效率最小2017年的25.42%,最大为2013年的35.02%;细胞毒活疫苗的最小产能效率为2018年的11.47%,最大为2013年的18.86%;细菌活疫苗的最小产能效率为2017年的5.17%,最大为2015年的10.86%。由于细胞毒活疫苗和细菌活疫苗的产能利用率历年均在20%以下,会造成人员、生产设备的闲置及成本的浪费,在产能结构调整上,可以考虑适当减少生产设备投入,缩小设计产能,适当减少该类工作人员岗位,继续观察组织毒活疫苗产能利用率。组织毒灭活疫苗产能效率变化最大的在2014年~2015年,从57.71%下降至34.86%;细胞毒灭活疫苗产能效率变化最大的在2016年~2017年,从23.34%下降至15.43%;细菌灭活疫苗产能效率变化最大的在2016年~2018年,从18.14%上升至48.51%后又下降至22.09%;基因工程灭活疫苗的产能利用率变化最大的是2013年~2015年,从4.68%上升至84.26%而后又下降到53.20%。由于细胞毒灭活疫苗和细菌灭活疫苗产能利用率较低,会造成人员、生产设备的闲置及成本的浪费,在产能结构调整上,可以考虑适当减少生产设备投入,缩小设计产能,适当减少该类工作人员岗位和扩大基因工程苗设备投入及设计产能。

我国兽药产业生产能力与产能利用率|国内外兽药产业发展动态研究(十三)

图3 不同生物制品产品产能效率

Figure 3 Productivity efficiency of different biological products

原料药产能及产能利用率:如图4所示,从产能来看,原料药中最大的为抗微生物药,占到了绝大多数,抗寄生虫药比解热镇痛抗炎药略多一些。其中,抗微生物药物的变化趋势体现为先上升后下降,2015年最高为14.99万吨,2018年回落至9.77万吨;抗寄生虫药物,从2012年的1.17万吨降至2016年的0.84万吨,而后上升至2018年的1.89万吨;解热镇痛抗炎药则为稳定增长,从2012年的0.05万吨增长至2018年的1.55万吨。

从产能利用率来看,三种类型的原料药的产能利用率波动都比较大,抗微生物药物波动最大的是2015年~2016年,从41.83%增长至56.39%;抗寄生虫药物波动最大的是2016年~2017年,从61.90%下降至29.07%;解热镇痛抗炎药的产能利用率波动最大的是2016年~2017年,从35.90%下降至14.89%。可见,2015年~2017年的原料药的产能利用率波动最大。在产能结构调整上,由于产能利用率过低,为避免人员、生产设备的闲置及成本的浪费,可以考虑适当减少生产设备投入,缩小设计产能,适当减少该类工作人员岗位。扩充抗微生物药物的设计产能。

我国兽药产业生产能力与产能利用率|国内外兽药产业发展动态研究(十三)

图4 不同类型原料药产能(万吨)(A)及产能效率(B)

Figure 4 Capacity (tons) (A) and capacity efficiency (B) of different API types

化药制剂和中药产能及产能利用率:如图5所示,片剂方面,2012年~2015年年均产能均在2.12万吨以上,2013年最高为2.72万吨,其产能利用率2012年为44.77%,而后至2015年产能利用率维持在24%~26%左右。2016年~2018年,片剂产能增加较为明显,从2016年的169亿片增加至2018年的227.68亿片,2017年最高为240.52亿片,其产能利用率变化也较大,2016年的27.22%减少到2017年的13.63%,后又跃升为2018奶牛的54.44%。可以观察是否需要扩大设计产能。

注射液(含大输液)类型的化药制剂产能变化呈现为先下降后上升至平稳的趋势,2012年最高为5.77亿升,2015年产能最低为3.47亿升,而后在2016~2018年维持在5亿升左右的产能;产能利用率方面,其变化显示为先上升后下降的趋势,2012年最低为9.88%,上升至2014年最高的23.70%,而后下降至2018年的14.29%。由于产能利用率过低,为避免人员、生产设备的闲置及成本的浪费,可以考虑适当减少生产设备投入,缩小设计产能,适当减少该类工作人员岗位。

注射用无菌粉针剂产能除2015年~2016年有0.2万吨的上升外,整体呈现下降的趋势,从2012年的1.21万吨下降至2018年的0.82万吨;其产能利用率整体呈现先上升后下降的趋势,从2012年的19.83%上升至2015年的60.49%,而后又下降至2018年的24.39%。可见,注射用无菌粉针剂的产能利用率在下降,未来可观察,若下降,由于产能利用率过低,为避免人员、生产设备的闲置及成本的浪费,可以考虑适当减少生产设备投入,缩小设计产能,适当减少该类工作人员岗位。

粉(散)剂预混剂的产能除2014年略低于90万吨外,其余年份的产能均高于90万吨,且2013年最高为111.49万吨;产能利用率方面,除2013年利用率低于30%,其余均在30%以上,其中2014年产能利用率最高为43.45%。可以继续观察该类型产品产能利用率。

口服液(合剂)历年产能均在3.5亿升以上,2013年~218年呈现上升趋势,其中2016年产能最大为5.22亿升;产能利用率方面,呈现连年下降的趋势,2012年最高为22.43%,2018年最低为13.21%,由于产能利用率过低,为避免人员、生产设备的闲置及成本的浪费,可以考虑适当减少生产设备投入,缩小设计产能,适当减少该类工作人员岗位。

颗粒剂产能方面,较为平稳地上升,在4.5~6.5万吨之间;其产呢个利用率有所提高,但幅度不大,位置在9.5%~12.48%之间。由于产能利用率过低,为避免人员、生产设备的闲置及成本的浪费,可以考虑适当减少生产设备投入,缩小设计产能,适当减少该类工作人员岗位。消毒药固体产能方面,产量平稳,年均在12万吨以上,2016年最高为14.56万吨;产能利用率方面,2012年~2016年逐年下降,从2012年的39.13%下降至2016的16.55%,而后回升至2018年的37.02%,可以继续观察该类产品产能利用率。

消毒药(液体)产能方面,年均产能在7亿升~10亿升区间,2012年~2015年逐年下降,年均下降0.8亿升左右,而后虽有上升但仍维持在年均7亿升左右的产量;产能利用率方面。有所提高,从2012年的3.98%上升至12%以上,其中2015年最高为17.56%。可以继续观察该产品的产能利用率,或适当减少生产设备投入,缩小设计产能,适当减少该类工作人员岗位。

我国兽药产业生产能力与产能利用率|国内外兽药产业发展动态研究(十三)

图5 2012年~2015年片剂产能(万吨/亿片)及其产能利用率

(A)、注射液(含大输液)(亿升)及其产能利用率

(B)、注射用无菌粉针剂(万吨)及其产能利用率

(C)、粉(散)剂预混剂(万吨)及其产能利用率

(D)、口服液(合剂)(亿升)及其产能利用率

(E)、颗粒剂(万吨)及其产能利用率

(F)、消毒药(固体)(万吨)及其产能利用率

(G)、消毒药(液体)(亿升)及其产能利用率变化(H)

Figure 5 2012~2015 (ten thousand tons/one hundred million) and its capacity utilization,injection (including infusion)

(A) (million liters) and its capacity

(B), sterile powder injection for injection (ten thousand tons) and its capacity utilization

(C), powder (powder) agent premix (ten thousand tons) and its capacity utilization

(D), oral liquid (mixture) (million liters) and its capacity utilization

(E), granules (ten thousand tons) and its capacity utilization

(F), disinfection medicine(solid) (ten thousand tons) and its capacity utilization

(G), disinfection medicine (liquid) (million liters) and its capacity utilization changes (H)

我国兽药产业生产能力与产能利用率|国内外兽药产业发展动态研究(十三)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