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俊龙│ 实验室检测项目——病毒的分离与鉴定(3)

赵俊龙│ 实验室检测项目——病毒的分离与鉴定(3)

图片

3.2.4 其他病毒病原

还有一些其他的病原像口蹄疫病毒,这是一个在我们国家一直影响养殖业很多年的老病,随着疫苗的发展这个病控制还比较理想,但随着非洲猪瘟的影响很多猪场把疫苗都减少了,今年从我们实验室检测数据来看还是越来越多。

临床上很多人都能把口蹄疫诊断出来,它比较容易与水泡病混淆,而且出现这种症状的病毒病比较多了。确诊还是送检实验室,可以从痂皮、水泡液,用PCR方法进行分离鉴定。

细小病毒是比较经典的,它的典型特征就是木乃伊胎从大到小不断发生变化的。病料可以采集母猪血液查抗体水平,主要通过流产胎儿、死胎查到病原。

猪瘟病毒也是比较经典的,虽然我们现在有很好的猪瘟疫苗,但临床上还是有猪瘟病的发生,不管是急性型还是慢性型的,经常会混淆,比较典型的病变。猪瘟的检测一般采集肾、淋巴结、脾脏、喉头、扁桃体来做病原的分离鉴定、扩增。

现状大家最关心的疾病检测还是非洲猪瘟病毒,关于ASF的症状在这就不多赘述了,大家都很敏感。

对病料采集一般还是以口、鼻、粪便拭子为主,有时必要的话,从脾脏、血液、内脏器官的检出率还是比较高一些。检测方法还是普通PCR、荧光定量PCR、以及序列测定,包括血清学的检测现在都逐渐成熟。

多啰嗦一点,对于ASFV的检查,OIE公认的ASFV基因标准还是普通PCR的诊断方法,国内刚开始很多实验室也是用这种方法,包括我们实验室刚开始也是用这种方法(普通PCR),但普通PCR在临床上有时候会出现非特异性的扩增条带,导致检测结果不是很准确,所以目前大多数实验室用的是荧光定量PCR。

对于荧光定量PCR实验室用血液接种的ASFV攻毒的猪和通过接触感染的猪先后检测出来,用血液接种的ASFV攻毒的猪最先查出病毒是在2天,接触感染的猪口腔拭子6天查到、血液中要到9天,

这也是我们在临床上大家做拔牙时要用口腔拭子,接触感染猪的肛门/粪便拭子检出时间就更晚了,这张图表后面也有各内脏器官的病毒含量是有差异的,真正必要的时候取脾脏,尤其是现状很多地方用了“2ml核心技术”之后,

很多猪在血液、粪便中是查不到抗原,只能查抗体,这些猪到屠宰场我们可以从肝脏、脾脏还是可以查到这种“变异型ASFV”,

这张图是给大家讲我们在临床检测的时候这种急性猪瘟实际上它的CT值是比较低的(

随着ASF在我国这两年的发展适应,再加上“2ml核心技术”之后,很多亚急性和慢性感染越来越多。

对于亚急性感染,它的CT值一般在20-25左右,再过十几天之后可以查到抗体。大家更关心的是这种慢性感染,它的CT值一般在35-40之间反复不停的波动,猪只康复之后慢性感染一直持续很长时间,甚至可以到育肥猪到100多天都没问题,猪只耐过,不幸的是这些猪一直带毒,抗体水平持续高位,所以在临床检查的时候要测抗体+抗原。

3.3 寄生虫学:寄生虫的的分离与鉴定

除了细菌和病毒检测以外,还有对寄生虫的检测,常用方法是虫卵检查,直接用粪便检查。猪的常见寄生虫像等孢球虫,这是球虫没有孵化的图,包括猪蛔虫卵、棘头虫卵、猪弓形虫,通过粪便/血液检查是可以查到的。

WSSY-ZJL-07

未完待续

赵俊龙导师简介

02:09

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

华中农业大学动物医学院二级岗教授

兼任国家兽医专业学位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中国畜牧兽医学会家畜寄生虫学分会副理事长、湖北省畜牧兽医学会理事长、武汉市畜牧兽医学会副理事长,《中国兽医科学》、《动物医学进展》编委等。

主要从事动物寄生虫学的教学、科研以及畜禽规模化养殖的疾病控制等工作,研究方向为病原分子生物学与基因工程,研究重点在血液原虫病和人兽共患病(如巴贝斯虫、弓形虫、附红细胞体)等。

先后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际科学基金、863计划、973计划、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等各类课题20余项。在国内外发表论文210余篇(SCI收录120篇),出版专著(教材)10部,其中主编一部、副主编四部,获国家专利5项,获湖北省科技进步一等奖1项、二等奖2项、三等奖2项。

提     示

本文为赵俊龙教授在2020年12月30日,首届兆丰华杯“我是兽医”公益活动的讲课原创内容,原题为《实验室检测在猪病防控中的合理应用》,经本平台整理加工而成,与原视频内容略有出入;如有疑问,请以原视频为准。如需转载,请联系本平台授权。

图书推荐

图片

来源:兆丰华南京
审核:牧科传媒 周盼伊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